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王牌特工 > 第七百二十章 怎么感激?

第七百二十章 怎么感激?

推薦閱讀: 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恐怖之旅星空神王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第七百二十章 怎么感激?

    高挽的青絲。雪白的脖子。古典的旗袍。刺眼的高跟。豐腴的身段。

    柔美的綠蔭,皎潔的玉盤,微風,靚影。

    哪怕林澤對樹蔭下的女子多少有點不滿,可仍架不住這個女人的風采。

    絕世芳華。

    這四個字來形容眼前的女子再貼切不過。

    她身在塵世,卻隱約帶有一絲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氣味,如夢似幻。

    銀女如雪山中私自闖出的精靈,眼前的女子,則更像高高在上,一心要做那天上神仙的人兒。絕世而獨立,任何人不能染指,不敢褻瀆。

    女子聽見背后傳來的腳步聲,緩緩轉身,那狐媚味道濃郁,卻隱隱透著一股清凈的妖嬈臉龐上展露出迷人的風采,語調磁性而優柔道:“林先生,你不會責怪我在晚宴上拉著你敬酒吧?”

    開場白竟是這種話語,林澤頗為失笑,無奈搖頭道:“這是我的榮幸。”

    “真這么想?”女子目光朦朧地問道。

    “——”這話亦真亦假,林澤分不清榮幸多還是尷尬多,只能用沉默回應。

    女人沒深挖究竟,撩了撩耳畔輕輕浮動的青絲,媚態萬千道:“陳家老爺子的死很古怪。”

    “你也這么看?”林澤心神一凜,忙不迭問道。

    “每個人都這么看。”女子神秘莫測道。

    “可他的確死了。”林澤苦笑著說道。

    “但沒人知道他是意外死亡,還是有預謀地死亡。”女子一句道破林澤懷疑過,但又掐斷過的猜測。

    “在我看來,意外死亡的概率偏大。”林澤揉了揉鼻子道。“有預謀的死?誰的預謀?”

    “喂老爺子吃東西的是陳雪琴。”女子誅心地說道。

    “她?”林澤錯愕萬分。

    陳雪琴不是什么好鳥,至少以林澤的立場來看,這個女人太潑辣惡毒,一肚子壞水。除了好事,什么事兒都敢做。可她有什么理由殺自己的父親?親生父親?

    “但準備晚膳的肯定不是她。”女子淡淡道。“她沒有這個耐心。也沒有這個知識量。”

    林澤的心臟忍不住抽了抽,女子的話語很清晰,她排除了陳雪琴。那么——

    通常來說,像陳家這樣的豪門,外人恐怕沒辦法在晚膳和生活起居上下黑手吧?林澤以前陪著韓小藝在偶像劇上看見過不少豪門爭斗。爭家產爭地位而手足相殘的不在少數。可他們都是有足夠充分的理由,甚至是不做就會沒有生存的機會。

    可陳家的情況呢?

    陳雪琴是個游手好閑的富家女,她沒有掌權的欲望,她只希望做個花天酒地的豪放女人。所以她沒動機。

    陳逸飛呢?

    老爺子臥病不起,這些年陳逸飛已慢慢接手了陳家的實權。他有什么動機呢?

    也沒聽說陳老爺子有什么私生子,更沒聽說陳逸飛有什么兄弟爭權啊?他有什么動機?

    目光迷惑地望向高深莫測的女子,林澤忍不住點了一支煙,茫然道:“好像誰也沒動機。”

    “這只是你的看法。”女子平靜地說道。

    林澤啞然。

    的確,這只是他的看法。

    以他的角度來看,誰也沒有動機。可以他們自己來看,或許又是另一幅天地。誰知道誰有動機,誰沒動機呢?

    總之陳老爺子已經死了。

    而陳逸飛,也順利地成為了陳家的堂而皇之地家主。

    活著的人應該考慮的是之后的事兒,而不是陳老爺子怎么死的。

    說句誅心的話,陳老爺子的死對林澤,對韓家,對薛家有什么影響呢?

    “陳老爺子死了,很多人會認為是陳雪琴照顧不當,她會受到不少元老的排擠。別說她沒野心,就算有。也沒幾個人會給她面子。畢竟。她頭上還站著一個各方面都堪稱完美的哥哥。”林澤略一分析,又是說道。“能像你這樣把臟水往陳逸飛身上潑的肯定也有,但不多。所以不管如何,陳逸飛坐實了陳家家主的位置。元老們也會為他馬首是瞻。”

    “你在罵我心思惡毒?”女人似笑非笑地問道。一點兒也不因此生氣。

    “我在夸你心思慎密。”林澤無奈道。

    “那就是罵我心眼多。”女人說道。

    “——”

    她這么理解,好像也沒有問題。林澤有點尷尬,還有點兒不自然。

    “以陳逸飛這些年打下的基礎,再加上陳老爺子一死,他恐怕能完全統治陳家。”

    “是啊,一個野心家的真正崛起。”女人點頭。

    “如果真是他干的,他的計劃就太漂亮了。不止讓自己的妹妹承受災難,還樹立了自己的地位。”林澤嘖嘖道。“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真是他做的——殺自己的父親。他也真下的了手。”

    “他本就比你想的可怕。”女人說道。

    “呼——”林澤噴出一口濃煙,將煙蒂仍在地上捻滅。似乎有些厭倦跟眼前的女人討論這種話題。

    他本就不是一個喜歡玩陰謀詭計的男人,他更加不喜歡跟女人勾心斗角,吐出一口濁氣,糾結好久的疑問終于憋不住問了出來。

    “當時我被車撞了之后,足足暈迷了半個月。”林澤一字字地說道。漆黑的雙眸平靜而深沉地凝視女人。

    女人狐媚的臉龐上也漸漸收斂起媚笑,輕輕回應林澤。

    “你有沒有想過來看我一眼?哪怕確認我是否還能醒過來。”林澤問道。語調有些生硬。還有些自嘲。

    女人那雙狐媚到極致的美眸中跳躍著一絲異彩,一絲沖動。最終卻只是抿唇一笑,笑得風情萬種,笑得媚入骨髓,漫不經心道:“我也病了半個月,在床上躺了半個月,你為什么不來看我一眼?”

    “你病了?什么時候?怎么回事兒?”林澤眉頭一挑,腳步往前踏出一步,解釋道。“我不知道啊。”

    他往前進,女人卻一動不動,媚笑道:“是啊,你也會說,你不知道?”

    林澤錯愕。然后就有點幽怨了。

    愣在原地琢磨了片刻,林澤微微抬起頭,漆黑的眼眸中帶有一絲異色,詢問道:“你來看過我?”

    女子不做聲。

    “為什么不告訴我?”林澤又問道。

    女子還是不做聲。

    “你生病都是因為我?”林澤不依不饒地問道。

    女子仍是不做聲。

    “你要是一早告訴我,我會很感激你的。”林澤見她一直不開口,有點氣餒地說道。

    “怎么感激?”

    女子風情無匹地狐媚臉龐上掠過一絲妖艷的媚笑,開口詢問。

    ~~{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体育排列五走势图 彩票精彩计划专家 南京的福彩中心 复式福彩中奖计算方法 吉林快三实时开奖直播 体育彩票中奖号码 凤凰彩票平台官网地址 开什么赌博场赚钱 002647股票分析 865棋牌游戏是什么 您对分享赚钱的建议 菜场卖菜赚钱吗 页游推广员真的赚钱吗 排列三赚钱 3d组选6中奖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