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王牌特工 >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不得好死!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不得好死!

推薦閱讀: 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恐怖之旅星空神王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不得好死!

    陳逸飛的出現,頓時吸引了餐廳內的異性。

    在燕京。哪怕是全球巨星,也沒人能超過陳逸飛的名聲。在大學圈,在名媛圈,甚至在某些豪門怨女眼里。他都是完美的存在。

    家底、學識、外貌、以及談吐,別說華夏,縱使全世界,她們也不認為有哪個男人能與燕京第一公子陳逸飛相提并論。

    在燕京女性的眼里,陳逸飛便是華夏的驕傲!

    素來溫潤公子形象示人的陳逸飛今兒陰沉著臉。讓不少在報紙頭刊上見過他真實面目的異性頗為詫異。

    但沒關系,能見見這位絕世公子的美貌。不管是生氣憤怒也好,溫柔體貼也罷。值了。

    無數道目光齊聚陳逸飛身上,他卻只是徐步朝宮藤走去。

    宮藤沒見過陳逸飛,卻聽過他的名聲。知道這位大少能量驚人。當下也不敢怠慢,起身笑道:“陳公子,想不到你也來了。那事兒的確是個誤會。我之前也跟凌紅和陳小姐解釋過了。”

    “道歉?解釋?”陳逸飛站在桌前,微微牽起嘴角。“還有別的詞語嗎?”

    “額。”宮藤微微一愣,看得出陳逸飛來者不善。正琢磨著如何將此事揭過。只是還沒開口。腦門猛地傳來一陣鉆心劇痛。

    砰!

    一瓶剛開封的紅酒砸在面門。殷紅的酒水混合著鮮血淋了一臉。宮藤大驚。捂住受傷的額頭后退兩步。另一只手撐住額頭,不可置信地盯著陳逸飛,眨著被酒水鮮血刺痛的眼睛,顫聲道:“陳公子。你這是什么意思?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么?”

    說此話時,他的語氣已從之前的恭謙改為憤怒。

    他能不憤怒嗎?

    從小到大,誰敢打他?連爹媽都舍不得罵一句。他那群狗腿子更是將他奉為天人。他想做什么,從來只需發號施令。被人打?這還是頭一遭。

    他內心如刀割。額頭打破了,會不會留下疤?會不會影響形象?還有——自己待會兒應該怎么回去?是喊父親來做主,還是慢慢算這筆賬?

    不愧是世家弟子,縱使被打了,也沒徹底慌神,更沒被憤怒沖散理智。而是考慮該怎么收拾。該如何報復。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的父親竟在此刻匆匆趕來了。

    “陳公子!請手下留情!”

    一名戴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面色蒼白地趕來。在他身后,還跟著一名踩著高跟,身穿華貴貂皮大衣的女人。女人容光煥發,氣場堪比最紅的頂級明星。讓人不敢直視。

    這一男一女的身后,還跟了十余名西裝男子。有助理,有保鏢,還有翻譯。

    這樣的團隊,任何人看見都會不由自主地生出三分仰視。但陳逸飛只是微微轉身,目光淡然地掃一眼匆忙走來的眾人。從餐桌上取出一張紙巾,慢悠悠拭擦手中的酒水,一言不發地走向凌紅。

    他無視那幫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先是跟凌紅對視一眼,這才蹲在她的身邊,目光柔和溫暖地盯著快周歲的誠誠。良久,他才抬起頭,沖凌紅說道:“沒事,有我在。”

    凌紅錯愕。

    盯著陳逸飛那決然的神情,她心中微微一顫。

    她知道宮藤什么身份,否則,她早動用家族關系將這個紈绔子弟打發走。正因為不容易打發,她才一直忍著憋著。

    陳雪琴給他打電話時,凌紅并未阻止。但從一開始,她便不認為以陳逸飛的隱忍,會做出多么嚴重的事兒。他也許愛惜誠誠,但他更珍惜自己的羽毛。他會為了自己,為了誠誠而得罪大有來頭的宮藤?

    可他做了。

    他趕過來后,二話不說便將那讓人憎惡討厭的宮藤打破腦袋。如今還直接無視那幫大人物,與自己低語交談。

    凌紅的眼眸有些迷離,終是輕輕點頭。說道:“我們沒事。”

    陳逸飛微微一笑,又是萬分寵溺地捏了捏誠誠的小臉,輕柔道:“誠誠。干爹曾說過,誰也不能欺負你。誰欺負你,干爹給你報仇。”

    宮藤的父親是個城府極深的中年男子。他一眼便瞧出陳逸飛態度強硬,雖然不知道事態經過,卻也二話不說,拉著打破腦袋的兒子走到陳逸飛跟前,語調溫軟道:“陳公子。不論如何,請你一定包容一下我兒子的過錯。如果真有什么得罪的,改日我必定登門拜訪,向您道歉。”

    “道歉?好。道歉。讓我看看,你的兒子是怎么道歉的。”陳逸飛淡然地說道。

    眼鏡男見陳逸飛似乎有軟口的意思,忙不迭拉著兒子道:“宮藤,向陳公子道歉!”

    宮藤心頭滿是怒火,卻架不住父親的威嚴,低垂著頭,沖陳逸飛說道:“陳公子,這次的事兒是我的不對,我向您道歉。請原諒我。”

    “我不喜歡這樣的道歉方式。”陳逸飛淡淡道。

    此言一出,眾人皆愣住了。

    連與眼鏡男并肩而站的神田井子也略微意外。根據她的線報,這個陳逸飛素來是好說話的人。別說宮藤這種有頭有臉的闊少,即便是個普通人,是學校里的一個普通學生。對他有所不敬,或者失手下冒犯了他。他也只是一笑置之。并不會放在心上。不管是作秀還是的確人品好,但至少不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那此刻——為什么人家道歉了,他還不接受呢?

    難道,他真要把事兒搞大?

    神田井子不得不站出來,哪怕她素來討厭這個宮藤,但此次她和宮藤的父親是一派的。與公與私,她都該打打圓場。

    “陳公子。那您的意思呢?怎么做才能翻篇?”神田井子緩步走出來。

    “神田小姐?”陳逸飛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正是。”神田井子微笑道。

    “我一直欣賞神田小姐的為人。但這次——”陳逸飛平靜道。“我誠懇地希望你不要插手。在任何時候,我都可以賣你一個面子。哪怕會讓我損失慘重,我也樂意。除了這次。”

    神田井子表情微微一變。笑著搖頭道:“我只是希望,陳公子不要為了一點小事而傷了和氣。”

    “小事?”陳逸飛如沉默地野獸般,忽地爆發。“這婊-子罵我干兒子是野種!”

    “你知不知道,誠誠是我兄弟的兒子!?”

    “你知不知道,我這輩子只有一個兄弟!?”

    “你又知不知道。我曾發誓,誰敢欺負我干兒子,我讓他不得好死!?”

    神田井子眉頭微蹙。微微搖頭道:“那陳先生,你打算怎么處理?”

    “我說了,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別插手。我不想你為難。”陳逸飛語調陰冷道。

    神田井子哭笑不得。

    一方面,她不得不站出來。這是盟友義氣。另一方面,她又實在無能為力。這里不是東京,是燕京。人家給她的面子,終究是虛的。在沒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下,她這空虛的面子能起到很大作用。但像陳逸飛這般執拗,神田井子卻無計可施了。

    “哈。陳少。按照你的說法,你是真打算把這小子弄死?”

    餐廳門口,又有一群人涌了進來。

    這一次,來頭更大。不止震驚了宮藤和他父親,也讓神田井子無比意外。當然,最心跳如雷地當屬餐廳內的食客。

    他們萬萬想不到,不過吃個午餐,居然能見到這么多稱霸商界的頂級大鱷。實在太刺激了。

    說話的是薛貴。他跟林澤并肩而來。而走在他們前面的,則是韓小藝與薛女王。

    這四人甫一出現,陳逸飛便微微瞇起眸子。神色變得詭譎起來。

    ~~{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 北京pk10牛牛是 皓月至尊能赚钱吗 澳洲幸运10哪里开的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下载 pk10号码遗漏 网络棋牌真赚钱吗 剪辑什么赚钱 北京福彩网可以网上买彩票吗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挖地洞赚钱吗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 广西11选5开奖记录 苹果网app能赚钱吗 幸运飞艇群号 浙江11选5走势图开奖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