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步步生蓮 > 第313章 大變活人

第313章 大變活人

推薦閱讀: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異世兇猛之美男來襲悍妃亂天下暴君他偏要寵我九生九世劫至尊蒼穹錄無敵煉氣期神醫喜多多妖星尋道大創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娃兒問道:“鄧家小姐?”

    “是。”

    “幸會幸會。”

    “呃……”鄧秀兒仍然驚奇地張著眼睛。期期艾艾地問道:“你……你是?”

    “鄧小姐莫要驚慌,我是……院使大人的侍妾。”

    “喔,失敬失敬。”這句話說完,鄧秀兒自覺古怪,不禁一臉糗樣。

    她向繩縛美人兒唐焰焰瞟了一眼,忍不住又問:“這位姑娘是?”

    吳娃兒趕緊道:“這位是……院使大人的夫人。”

    “啊,久仰久仰。”鄧秀兒只覺自己的客氣話此時說來實在荒誕,可又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合禮數,吳娃兒笑道:“還有這一位,你莫看她拿著劍,她也不是壞人的,她是……”

    折子渝輕輕一哼,吳娃兒便笑而不言,鄧秀兒看看這個,再瞧瞧那個,只見一個嬌媚的紅衣少女被布條兒把身子裹得胸乳曲線畢露,叫人看了都覺得臉紅,說話的這個翠衣少女聲音甜美,嬌小可愛,一張稚氣猶存的娃娃臉兒,可憐可愛的小模樣兒。分明是個還未長成的**,女人看了都覺得喜歡。

    至于那個拿劍的男子,雖然是個男人,卻是個生得比女人還要好看的男人,唇紅齒白,眉目如畫,若換了女裝,簡直連自己都要羨煞了他的美貌。聽說大唐則天女皇時有個蓮花郎張易之,容貌之美令人咋舌,想來若與此人相比甘敗下風,他也不是惡人么?那么他們……

    鄧秀兒再次瞧瞧被人用布條綁得十分怪異的紅衣美人兒,軟綿綿臥在榻上的翠衣**,還有旁邊那個比女兒家還要嫵媚三分的俏郎君,忽然若有所悟,臉上登時變得火辣辣的。

    南方風氣比北方要開放,說起男風,江淮一帶也比北方還要盛行,這位鄧姑娘平素與官吏富紳家的女眷們交游往來,對許多江南官紳豪富家里糜爛不堪的風月行徑也是有所了解的,楊浩榻上出現這樣怪異的三個人,哪怕她想象力再豐富,除了那一樣最不堪的,她也完全想不到其他解釋了。

    鄧秀兒面紅耳赤地暗啐一口,趕緊往大床一角躲了躲,心中暗道:“那個楊大人看著一派正氣凜然,想不到私下里……私下里房闈之中竟是這般穢亂不堪,一個好端端的美人兒偏要這般捆綁起來。一個尚未長成的豆蔻少女也被他弄來,瞧她那嫩臉上,淚痕還沒干呢,也不知被人怎生作踐過。

    還有……還有這個比女兒家還要俊俏的男子,想來就是姐妹們說過的‘蜂窠’中的孌童了。他讓這孌童捆縛自家夫人,狎弄稚齡**,若不是我來,說不定他此時已寬衣解帶,光天化日的便與這一個孌童、一個**、一個被綁的美女胡天黑地攪成一團了,這人的癖好真是……真是太讓人惡心了……”

    想到這里,大熱的天兒,鄧大小姐已是起了一身的雞皮圪垯。

    ※※※※※※※※※※※※※※※※※※※※※※※※※※※※※

    “呵呵,楊院使,本官與禹錫冒昧來訪,不曾打擾了大人吧?”

    “這話從何說起,二人大人快快請進。請坐,呃……”楊浩放下空茶壺,向跟進來的壁宿道:“快去打些茶水來。”

    程羽趕緊道:“院使大人不用客氣了,你我都不是外人,待說完了事情我們還要趕緊回去,就不用麻煩了。”

    壁宿站在門口。食指按著嘴唇像個好奇寶寶似的看著室內,心中好生奇怪:“這才一會兒功夫,鄧家姑娘哪里去了,已經走了么?鄧小姐這腿腳也太快了吧?”

    床榻上帷幔輕輕一動,壁宿心中嗖地一閃念,大驚暗想:“竟然弄上床了?大人這勾搭婦人的本領可真是前無古人了。”

    楊浩見他一雙賊眼四處亂瞄,忙咳嗽一聲道:“你下去吧,我與兩位大人有話說。”

    “喔,是!”壁宿無比敬仰地望了一眼這位讓人莫測高深的花叢圣手,懷著五體投地的虔誠心態誠惶誠恐地退了出去。

    程德玄挪開腳下一堆破爛,伸袖拂去凳上幾個坐扁了的紙團,小心翼翼地在一堆垃圾里坐了下來,楊浩干笑著道:“楊某出門在外,一向懶得打理房間,哈哈,人家都稱我為亂室英雄。”

    程德玄聽了有些忍俊不禁,程羽咳嗽一聲,說道:“楊大人,程某二人冒昧而來,實有一事相商。”

    楊浩忙肅容道:“程大人請講。”

    程羽睨他一眼,沉聲問道:“王爺待院使大人如何?”

    “恩重如山!”

    “好,那你對晉王千歲如何?”

    “一顆忠膽!”

    程羽容顏大悅,“啪”地一擊掌,贊道:“好!既如此,程某有一番推心置腹的話,那就直言了。楊院使,你不會忘了咱們此行的使命吧?”

    楊浩有些奇怪地看看他們,說道:“自然不曾忘記,楊某受晉王舉薦。此番巡狩于江淮,為的是解決汴梁斷糧之憂啊,怎么?”

    程德玄道:“不錯,我們為的是解決汴梁缺糧之危,同時也是為了維護晉王的權威。事情辦得好,王爺威望日隆,與你我俱有無窮好處,想來院使大人對此并不質疑吧?”

    楊浩不知二人繞著圈子倒底想說甚么,只得頷首道:“那是自然,不知二位大人到底想說甚么呢?”

    “是這樣,”程羽略一沉吟,說道:“鄧府千金秘密求見魏王千歲,為鄧祖揚求懇的事,我們已與太傅宗先生說過了。”

    楊浩神色一動:“喔?”立即凝神聽他下言,榻上鄧秀兒姑娘緊緊依著床角,忙也側耳靜聽。

    程羽說道:“魏王剛剛晉爵,驟承大任,難免舉止失措,太傅隨行,自有指點規勸之意。宗太傅與我二人意見相同,都認為魏王以欽差之尊,私會犯官之女,法外施恩。意圖為他脫罪,這是極不妥當的事情。”

    楊浩遲疑道:“這個……,從目前情形來看,鄧知府確是受人蒙蔽,他自己并無不法之事。”

    “楊大人糊涂啊,這世上多少人觸犯王法,害人害己,是有意為之的呢?程某在南衙每年處理公案千百起,比鄧祖揚還要看似無辜的人犯大有人在,但是犯了法就是犯了法,身為一州牧守長官。怠忽職守,縱容親眷為惡,難道一句潔身自好就能脫罪?”

    程德玄義正辭嚴地道:“是啊,鄧祖揚若是一升斗小民,他自然只須為其個人行為負責。然而,他是一州知府,那么境內有任何當控、可控而失控之舉,俱是他的責任,他自己有無不法之事,不是他可以免罪的理由,若是把他等同于一升斗小民,要他何用?”

    楊浩知道二人說的才是正理,盡管這兩人打著這王法至理的幌子,存的未必是大公無私的心,卻也讓人無從辯駁。可是憑心而論,鄧祖揚這樣的品性,在本朝官吏中已十分難得,只是他原本家境貧寒,受過夫人娘家照拂之恩,做官之后知恩圖報,卻被他們蒙蔽其中,雖罪無可恕,可是與其把這樣一個經此磨難,以后很可能從一個清廉的昏官變成一個清廉的干吏的人打入大獄,何如讓他鳳凰涅盤。

    楊浩遲疑道:“那么……二人大人與宗太傅的意思是?”

    榻上,鄧秀兒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只聽程羽緩緩道:“秉公而斷、依法而斷,如此,才是維護魏王、維護晉王、維護朝廷法紀!”

    楊浩沉默半晌方道:“二位……義正辭嚴,楊某無話可說,可是……承辦此案并非楊某一人,楊某只是負責追緝索問犯人,將相關卷宗呈報于魏王駕前,鄧知府有罪無罪、如何處治,楊某……能奈之何?”

    程羽微笑道:“欽差使節有三個,楚昭輔那老家伙雖然做了件糊涂事,闖了件滔天大禍。那是因為他根本不懂財賦糧米這方面的學問,卻不是他愚蠢,此人能在自己根本不懂的財賦衙門坐了這么久的三司使,為官之道自然精明,事涉王相之爭,他是一定不會沾手的。”

    程德玄道:“魏王千歲初承大任,血氣方剛,又為鄧府千金美色所迷,做出不妥當的決定,然而……他畢竟是皇長子,高高在上的王駕千歲,若非萬不得已,宗太傅也不好拿出老師的身份來壓他。”

    程羽又道:“我們此番隨行,只是幕僚身份,還剩一個欽使,那就是你楊大人了,你也是我南衙出身,我們不來與你商議還去找誰?”

    楊浩無奈地道:“我能做甚么?”

    程羽微微一笑,說道:“楊大人能做的事多了,一言可令其生,一言可令其死,只要證據確鑿,就算魏王有心維護,又如何開口?”

    程德玄忍不住道:“院使大人,宰執那邊……”

    楊浩驚醒榻上還有一個鄧秀兒,深恐他說出有關王相之爭的秘聞出來,一旦鄧知府被治罪,這位外柔內剛的姑娘要是豁出去把這種內幕丑聞說出來,那就糟了。王相不和天下皆知,暗中勾心斗角的許多事兒卻是不能擺上臺面的,是以連忙打斷道:“啊,房中太過悶熱,兩位大人,咱們到門口廊下再說。”

    程羽二人也覺房中氣悶,又無水喝,便依言站起隨他走出門去,鄧秀兒緊緊揪住一角帷幄,芳心急跳如同小鹿:“他們果然假公濟私,欲置我父與死地,楊院使會不會與他們沆瀣一氣?應該不會,他……他不是知道魏王千歲的心意嗎?可……他是南衙的人,他會不會改變心意?”

    房外,程羽細細低語:“院使大人,如今泗洲不法奸商被一網打盡,天下宵小恐懼,院使大人做得甚好,乃是奇功一件。若是再把鄧祖揚繩之于法,予以嚴懲,各地官吏以之為鑒,對開封購糧之事必全力以赴,如此,汴梁缺糧危機可解。院使解危于倒懸,扶保社稷、救我開封百萬居民于水火,此乃大公大義,漫說鄧祖揚罪有應得,縱然真個無辜,犧牲其一人,拯救于天下,也是無愧于心的。”

    程德玄踏前一步,說道:“我南衙與宰執一向不和,此事天下皆知,就連官家又何嘗不是心中有數?如今趙普抬出魏王來,分明是有意為難我南衙,削晉王權柄,你我俱是南衙從屬,一旦晉王失勢,你我又何去何從?鄧祖揚是趙普大力提拔的人,偏偏他就如此昏庸,治下如此糜爛,他還以為國泰民安。只要他的罪名坐實,趙普身為百官之長,親口舉薦鄧祖揚的大臣,斷難置身事外。這一次又不比尋常,事關大宋國運啊,說不定官家一怒,便可一舉將趙普罷官,就算不罷他的官,也必可讓他失卻官家的信賴,那對晉王,對你我都有莫大好處。”

    楊浩心道:“他這是想要我把鄧祖揚拖下水了,人犯都關押在我這兒,我只要略使小計,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審訊人犯時只要稍露口風,就會有許多犯人見風使舵攀咬鄧祖揚了。他說的實也不錯,我與鄧祖揚并無私交,不談私心,只**事的話,處置了他也是對朝廷有利的。

    克捷兄他們揮刀阻敵時曾經說過,棋局一下,人人俱是棋子,哪怕明知這枚棋子是拿去白白送死的,只要于大局有利,也要毫不猶豫,鄧祖楊這枚棋子如果拿去犧牲,各地觀望的官吏們必然心中凜凜,可是……可是我何忍這么做?唉……,我終究不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做不到冷血無情,一切唯結果為重。”

    程羽見楊浩低頭不語,淡淡一笑道:“晉王對院使大人有知遇之恩,對院使大人又甚為倚重,院使大人,你只要略作把握,于公于私,便都可交待了,何樂而不為?魏王……,哼哼,年輕小子,毫無根基,他有什么可恃?該說的我們已經說了,要怎么做,想必院使大人已然心中有數,告辭了。”

    二人拱拱手,揚長而去,楊浩癡立半晌,心中正自彷徨,忽地一陣銅鑼聲起,遠處有人叫道:“走水了,走水了……”

    楊浩抬頭一看,自院落上方望去,濃煙滾滾處正是糧倉所在,不禁大吃一驚,他拔腿就要趕去,忽想起房中還有一個鄧秀兒,急急一跺腳,忙又沖進房去,急喚道:“鄧小姐,鄧小姐?”

    鄧秀兒立在榻角,正為他們方才的談話患得患失,及至聽到他呼喊反應便慢了一步,楊浩此時火燒眉毛,哪有空等得,沖到榻邊伸手往里一探,恰好碰到一截纖滑細膩的手腕,他一把拖起,向外便走:“不好了,糧倉走水,你且回避,待本官……咦?”

    他忽然覺得拖著吃力,扭頭一看,那人被他拖出半個身子,騰空懸在床榻之外,軟軟的立不起來,若不是他仍扯著人家玉腕,就要栽到地上去了,看他衣著哪里會是鄧秀兒,楊浩沒想到自己這張床居然有“大變活人”的妙處,定睛再看他的相貌,登時如蜇了手般撒手跳起,失聲叫道:“子渝?!”{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 庄牛网配资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服务出色GO 3d试机号 股票配资公司民信配资 期期盈配资 即时网球比分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 日照股票配资公司 信投配资 帮帮策略 股票交易的税费 钱龙配资 信康配资 4场进球 极电竞比分网 竞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