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707章 大郎快跑

第707章 大郎快跑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醫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醫毒妃太囂張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王公,聽說了嗎?”

    王安石下衙出來,一個同僚擠眉弄眼的過來,低聲道:“富相得罪了官家,被打傷了。//全本小說網,http://www.tjfzsb.live)//”

    王安石眉間動了動,“不會,官家不是那等暴戾之人。”

    刑不上重臣,這個可不是吹噓的。

    趙曙真要動手的話,那就是破壞了這個潛規則,從此君臣之間就多了一條鴻溝,再難融合。

    “說不定呢,這個官家說是在宮外時就有些……”

    兩人一起往外走,同僚不斷在說著八卦,在他的話里,富弼大抵只剩下了半條命,只等官家一聲吩咐就得找根繩子吊死自己……

    “爹爹!”

    王安石走路也在想事,順帶聽著這人扯八卦,聞言抬頭,才發現兒子就在身前,他說道:“不是在家歇息嗎?怎地出來了?”

    王雱的手中拿著兩把雨傘,他遞過來一把,“要下雨了,娘讓孩兒送雨傘。”

    王安石抬頭看看天色,哦了一聲接過雨傘。

    同僚饒有興趣的看著王雱,問道:“這便是你家大郎吧?”

    王安石點頭,王雱說道:“剛才聽到您說富相被打傷,敢問可是當場看到的嗎?”

    同僚尷尬的道:“聽聞,只是聽聞。”

    王雱皺眉道:“聞風而動,那是御史。”

    同僚面色微紅,卻不好反駁。

    你都不是御史,一天到晚的八卦個什么?

    這個譏諷很尖刻,讓人尷尬,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

    王安石輕聲呵斥道:“怎么說話的?”

    王雱笑道:“孩兒擔心您消息不靈通,到時候信以為真,說不得一份奏疏就進了宮中。”

    老王要覺得真是這樣,進諫是少不得的,到時候真相大白就尷尬了。

    王安石覺得這個兒子太傲氣了些,就說道:“回家吧。”

    父子二人并肩而行,王安石問道:“聽人說市舶司從頭到尾被清理了一遍?難道都是貪腐嗎?”

    這個問題王安石憋了許久,今日終于問了出來。

    “是,都是貪腐。”

    王安石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為何那么多?”

    “貪婪。”

    王雱覺得自己的爹有些迂腐,“市舶司本就是錢財最多的地方,那些官吏上下其手,監督的人或是流于形式,或是同流合污,唯一一個清廉的都被蒙在鼓里。”

    嘖!

    王安石覺得這個局面真的是沒話說了。

    “吏治糜爛如此嗎?那為父回頭就進諫。”

    王安石說完就開始琢磨進諫的奏疏,王雱一路護著他,途中拉扯幾次,讓他避開了牛車。

    回到家中后,父子倆在書房里談話,王雱說道:“爹爹,進諫沒用。”

    “為何沒用?”

    王安石對兒子總是寬容的,甚至愿意和他一起討論朝政。

    王雱的嘴角微微翹起,看著有些譏誚的味道:“吏治的問題存在多年了,無數人說過該革新該革新,可時至今日,吏治依舊是大宋最致命的問題。為何不動?孩兒以為是擔心。官家擔心會引發官吏們的反撲,所以范文正當年革新吏治就被終止了。”

    他見父親并未呵斥,就繼續說道:“大宋的官吏太多了,多到……您知道吧,蘇軾從西北回來就沒安排,至今還在外面游蕩。由此可見大宋的吏治……那就是個笑話。”

    “好了!”

    王安石覺得再說下去,官家大抵就會成為兒子口中的昏君。

    “吃飯了。”

    吳氏來了,見父子倆相對默然,就問道:“這是有事?”

    “無事,只是大郎太過凌厲了些。”

    王安石的話引發了吳氏的不滿,她說道:“大郎聰慧,此次去南方還立了好大的功勞,官家還賞賜了官職,可見是認同大郎的。至于凌厲,少年人不凌厲,難道要學歐陽修那等老好人?”

    王安石沒想到自己一句話就引來了妻子的不滿,就苦笑道:“你就偏袒著他。”

    吳氏說道:“大郎以后定然是要做宰輔的,大郎,我就等著那一天了。”

    王雱的臉頰抽搐一下,說道:“大宋的問題不在宰輔,而在天下。若是找不到根源,孩兒寧可不為官!”

    吳氏輕輕拍了他的后背一下,嗔道:“什么不為官,你祖母就等著你的好消息呢!回頭給你相看個好女子,等成了親,有了孩子,你就知道為人父母該是什么樣的心思了。”

    養兒才知父母恩,不做父母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妥協,吳氏希望用一個女人來拴住兒子的心,可王雱的心壓根不在這上面。

    “孩兒有了喜歡的人。”

    走在前面的王安石腳步一滯,吳氏趕緊問道:“是誰?哪家的?回頭娘去問問。”

    王雱搖頭道:“怕是不可能。”

    “看不上咱們家?那不能吧?”

    吳氏覺得自家的條件在汴梁算是好的,而且兒子這般聰慧,誰家女子竟然敢看不上?

    在母親的眼中,自家兒子大抵連公主都娶得。

    王雱低頭,想起了那雙杏眼,“那女子成親了。”

    嗖!

    王雱只覺得眼前有東西晃過,就下意識的偏頭。

    托跟著沈安操練過的福,他成功躲過了王安石的飛鞋。

    老王氣得滿面通紅的去脫另外一只鞋,吳氏一把拽住他,喊道:“大郎快跑!”

    不管你犯了什么錯,在母親的眼中你永遠都是那個天真無邪的孩子,她愿意庇護你的所有錯。

    好漢不吃眼前虧,見父親雙眼噴火,王雱一溜煙就跑了。

    “最近別回來!”

    沖出大門后,里面傳來了吳氏最后的叮嚀。

    這次惹禍惹大了,你老爹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消氣。

    王雱出了家門,緩緩在街上游蕩。

    “轟隆!”

    雷聲漸漸密集。

    王雱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那家小店的外面。

    “下雨了!”

    大抵是生意不錯,左珍很快活的在收拾著,看樣子是準備回家。

    “給某來一只。”

    左珍抬頭,見是王雱就笑道:“怎么還不回家?”

    “今天不回。”

    “幸好我還沒撤火,不然你就沒得吃了。”

    一只鵪鶉下鍋,香氣四溢。

    王雱聞著熟悉的味道,抬頭看著左珍,認真的問道:“你過得還好嗎?”

    左珍愕然,然后就笑道:“好啊!”

    王雱點點頭,說道:“那就好。”

    鵪鶉稍后炸好,王雱給錢,接過油紙包就走。

    左珍探頭見他往榆林巷那邊去了,就嘀咕道:“奇奇怪怪的小子。”

    雨開始下了。

    先是小雨,然后漸漸變得磅礴起來。

    街上的行人紛紛躲在兩邊的屋檐下,有人在狂奔,有人在大笑。

    就在這些正常的反應中,王雱緩慢走在大雨中。

    他緩緩吃著鵪鶉,腳下不慌不忙,就像是在陽光明媚的春天郊游。

    鵪鶉肉夾雜著雨水在嘴里的味道很怪,王雱抬頭笑了笑。

    一路到了沈家,沈安見到變成落湯雞的他就喊道:“快去準備熱水,還有,把某的新衣裳準備一套給元澤換。”

    王雱也不感謝,就坐在屋檐下看大雨。

    “這是怎么了?”

    沈安察覺到了他的心情不大好。

    王雱搖頭道:“這世間為何有許多規矩,還有,為何心悅之人總是無緣……這是老天的意思還是刁難。某此刻看著這天,只想一拳打個窟窿出來,然后撕開它!”

    這娃是遇到難事了。

    “喜歡上誰了?”

    “一個成了親的女人。”

    “……”

    沈安無語望天,可天色黑不溜秋的全是烏云。

    “那不應該。”

    王雱低頭,“某知道不應該,可心中就是想她,在南方時就在想,有時候想著她的笑,想著她的怒,甚至想著她說話時的模樣,還有聲音……”

    這娃走火入魔了。

    沈安正色道:“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為咱們有理智,自己給自己定下了規矩,若非如此,現在你看到的世界就是混亂的。你喜歡她是反應,是你自家的反應,可你不能把自己的喜好強加于別人,這不公平,也缺德。”

    王雱搖頭道:“缺德某不怕,不公平某也不怕,可她對某卻沒有那個意思。”

    “沒意思就對了。”

    沈安把他提溜起來,警告道:“汴梁城很大,可也很小,消息會傳的很快。還有,做事不可沖動,否則會毀了你,也會毀了她,沒有例外和僥幸。”

    王雱默然,但眸子卻很亮。

    他如今有家難回,只得在沈家住下。

    沈安陪他喝酒喝到半醉,回到臥室后,楊卓雪就問道:“元澤這是為何?”

    有家不回在沈家住,這是出事了?

    “和他爹爹鬧翻了,住一陣子。”

    沈安上床,小心翼翼的靠近妻子,問道:“今日感覺如何?”

    楊卓雪躺在床上感受了一下,搖頭道:“和往常一樣,好像沒有孩子。”

    “孩子還小。”

    沈安伸手,楊卓雪配合的抬頭,然后壓下,枕在他的臂彎。

    夫妻倆的配合默契無比。

    “官人,今夜還要講兩只熊的故事嗎?”

    “肯定要講,這叫做胎教……”

    “那就講吧。”

    “……從前森林中有兩只熊,一只叫做熊……”

    “……巫婆被擊敗了,她騎著掃帚倉皇逃跑。森林保住了,小動物們歡笑著,向兩只熊表達謝意……”

    不知何時,沈安口干舌燥的停止了故事,偏頭一看,楊卓雪已經睡熟了。

    他抬頭,奮力吹出一口氣。

    燭光搖曳了幾下,卻沒滅。

    我去!

    沈安再度鼓氣,又吹。

    臥室里陷入了黑暗之中,沈安靜靜的躺著,感受著身邊人的溫度。

    這就是我的家啊!

    他漸漸睡去,不知何時,外面傳來了陳大娘的聲音。

    “郎君……”

    沈安睜開眼睛,干咳一聲,然后小心翼翼的抽出手臂。

    他起床出去,外面的陳大娘打著雨傘,“郎君,王郎君發熱了。”

    沈安急匆匆的去了前院,莊老實和陳洛已經在了。

    陳洛裝模作樣的在拿脈,可這廝除去泡藥酒之外,好像沒有看病的本事。

    莊老實拿起燭臺照亮了床上,沈安俯身看去,見王雱的面色通紅。他伸手一摸,額頭滾燙,就說道:“這是被雨淋了,加上心情郁郁……去叫郎中來!”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