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開天錄 > 第八百七十章 青蓮底蘊

第八百七十章 青蓮底蘊

推薦閱讀: 萬界兌換系統極品小贅婿刀神劍尊征御諸天英雄聯盟之電競王座萬界紅包群錯嫁良緣:傲嬌相公來種田穿越種田之貧家女穿越種田:秀才老公太兇猛村霸農女:傲嬌夫君來種田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所謂平衡。(全本小說網,http://www.tjfzsb.live)

    實力不夠的時候,就是墻頭草,兩邊倒。

    實力足夠的時候。

    就是青蓮觀這般,看似超脫紅塵,不染世事,實際上卻在暗中行云布雨,按照自己的利益訴求,強行干涉白蓮宮、紅蓮寺和燧朝朝堂的局勢。

    對青蓮觀而言,毫無疑問,一個比較弱勢的風戎,配合上山頭林立,而且自身修煉的根本法典已經出了問題,浩然正氣都變成了‘偽君子之氣’的白蓮宮,更符合他們的利益訴求。

    “所以,你們不管如何,都要保護風戎?”巫鐵冷笑:“風戎,聽清了么?你以為你憑什么坐上皇位?因為你弱啊!”

    風戎被白色寶塔放出的玉璧靈光緊緊的護在里面,眼看血獄和裴鳳無法撼動這道玉光,風戎的臉色變得好看了許多。聽了巫鐵的話,風戎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的難看。

    他知道他登上皇位后,紅蓮寺的無面佛曾經氣急敗壞的離開山門,想要來燧都找他麻煩。

    他更知道,一直和他沒什么交情的青蓮觀,突然派出實力莫測的守山人,連同媧青鸞派去的神秘高手,重創了無面佛,逼得紅蓮寺裝聾作啞。

    他一直以為,他是天命所歸的真正神皇。

    但是真相是如此的羞辱和狼狽青蓮觀出手幫他,居然僅僅是因為他不如風熵。因為他不如風熵,更好影響和把持,所以青蓮觀選擇了出手幫他。

    “這群……該死的牛鼻子。”風戎在心里怒罵了一通紅蓮寺的臭牛鼻子,然后他一臉笑容的,很是端莊雍容的擺了擺手:“巫鐵,少在這里挑撥離間,青蓮觀對朕的忠心,朕對青蓮觀的信重,豈是你能挑撥的?”

    搖搖頭,風戎指著巫鐵笑道:“你是我燧朝的敵人……你來自那三國大陸,你想要顛覆我燧朝。”

    風戎指向了風和夏侯無名,朝著風陣營中的一眾文武大臣笑道:“諸位,怕是不知道這巫鐵的出身來歷吧?他名巫鐵,乃那三國大陸之主。”

    “我燧朝,想要吞并三國大陸,奪取他們的子民。諸位,可長點腦子吧?巫鐵身為一國之主,跑來燧朝干什么?居心叵測,狼子野心啊……你們和他合作?你們對得起燧朝的列祖列宗么?”

    一眾燧朝的文武大臣心里一陣凌亂。

    巫鐵居然是這樣的身份?

    可是他們看看巫鐵,再看看風戎,一眾文武臣子立刻好似吃了秤砣一樣,死心塌地的、咬著牙的站在了風身邊。

    和‘居心叵測’的巫鐵相比,還是你這個胡亂殺人的神皇更加可怕啊。

    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為了這么多親眷族人的生死榮辱,哪怕巫鐵是想要顛覆燧朝的禍害呢?也比你這個隨時將刀口架在臣子脖子上的神皇,來得可愛啊。

    巫鐵的雷霆印璽,重重的壓在了醉佛祭出的白玉寶塔上。

    一聲巨響,白玉寶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醉佛的身體晃了晃,面皮一陣發青發紅。

    巫鐵也只覺一股巨大的反噬之力襲來,他的五臟六腑也隱隱一陣翻滾。

    巫鐵面色不改的,雙手結印,催動雷霆印璽緩緩的落下。

    白玉寶塔就一點點的,被雷霆印璽壓制得向地面一點點降落,寶塔上放出的玉璧般白光也是一絲絲的被雷霆印璽消磨破除,一絲絲雷光逐漸侵入了玉璧白光中。

    醉佛的臉色變了。

    巫鐵則笑了起來。

    很顯然,醉佛和巫鐵都碰觸了神明境之上的奧秘,大家都能釋放出近乎尊級的威能。

    但是同樣是這等卡在半步尊級的瓶頸上,因為底蘊的強弱不同,巫鐵和醉佛表現出的實力也是大有不同。

    巫鐵一邊分神控制大道熔爐煉化柔水怪尊的三枚大道印璽,一邊操控黑劍瘋狂攻伐白菇怪尊和泰山掛尊,一心多用下,巫鐵依舊壓制了醉佛。

    “醉佛道長,你,不行。”巫鐵笑著,他體內一股無形的時間漣漪擴散開來,醉佛身邊的時空突然扭曲,時間流速變得極其的古怪,時快時慢、時而逆轉……

    太初冕一出手,立刻讓醉佛氣息大亂,他猛地瞪大眼睛,白玉寶塔上靈光一陣散亂,醉佛的身體晃了晃,嘴里當即連連噴血。

    ‘咔嚓’一聲,雷霆印璽向下落了數尺,白玉寶塔一陣亂晃,通體靈光被壓制得生生塌縮了三尺。

    被白玉寶塔護著的風戎臉色一陣凌亂,他嘶聲吼道:“醉佛道長,醉佛道長,護駕,護駕,只要護得朕安然無恙,朕封你青蓮觀為三大護國神宗之首,一切資源都優先供奉!”

    醉佛沒吭聲,不需要你風戎的許諾,青蓮觀一直是三大護國神宗中的首位。

    站在風戎身后的白素心則是萬分幽怨的看著風戎這就是親外甥啊,呵呵。

    巫鐵右手緩緩下壓,雷霆印璽越發光芒奪目,無數條雷光電光噴涌出來,瘋狂抽打白玉寶塔,壓制得白玉寶塔光芒全無,塔身上一條條閃光的符文也變得黯淡起來。

    裴鳳和血獄也在一旁傾盡全力的攻擊,但是她們的實力顯然距離巫鐵和醉佛還差了好大一截,任憑滅絕神光和滅世魔焰打得白玉寶塔光華亂閃,實則沒能對醉佛造成任何妨礙。

    巫鐵沉聲道:“裴鳳,血獄,你們來我身邊,為我護法……呵呵,醉佛一出,青蓮觀的老道們,怕是忍不住出手了。”

    裴鳳和血獄相互望了一眼,血獄咬咬牙,身后血光中的巨大孔雀虛影仰天怒嘶一聲,然后轉身就走,和裴鳳一起來到了巫鐵身邊,猶如兩尊門神一般一左一右護住了他。

    兩人心知肚明,所謂的護法,實則是保護她們。

    這等層次的戰斗,她們的實力差了一等就是差了天涯海角一般,根本沒有插手的余地。

    不管血獄有多想擊殺風戎,作為能夠在西方妖國那等弱肉強食之地存活下來,而且還活得蠻滋潤的妖王,血獄有時候足夠沖動,但是她并不缺理智或者說生存本能。

    夏侯無名在遠處長嘆了一聲:“巫鐵,還有,醉佛道長……”

    兩方都是友軍,尤其是青蓮觀,更是夏侯無名偷偷布置了陷阱后,特意邀約來降妖除魔的援兵。

    如今兩方友軍打了起來,這,這,這……

    局勢混亂如此,夏侯無名也感到一陣凌亂。

    “血獄于裴鳳有恩,風戎于血獄有仇……血獄要殺風戎,我就幫她殺人。”巫鐵看著醉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冤有頭,債有主,天道循環、報應不爽,是吧?”

    醉佛微笑道:“武王,這一方天地,哪里還有什么天道循環?哪里還有什么報應不爽?”

    搖搖頭,醉佛指著四面八方陷入重圍,正在被瘋狂圍攻的一眾妖魔鬼怪笑道:“若是還有天道,還有天理,他們早就亡族滅種哩。”

    醉佛從袖子里拔出了一柄一尺多長點的玉劍,在手中摩挲了一陣子,沉聲道:“作為出家人,說這種話,有點過分……但是,這世道,就是力強者勝,力弱者亡!”

    右手一揮,玉劍向巫鐵重重一劈。

    ‘嘎吱’一聲凄厲刺耳的裂空聲響起,一道白茫茫晶瑩剔透的劍光宛如實質,撕裂虛空頃刻到了巫鐵面前。

    巫鐵微微一笑,左手萬化劫手一拍,‘啪’的一聲將劍光轟成了粉碎。

    醉佛笑著搖頭:“武王真是調皮,用我青蓮觀的手段,壞我青蓮觀的籌謀……這,有點過分哦。”

    醉佛笑著,然后又是三道劍光劈下。

    每一道劍光都樸素無華,看上去干干凈凈,好似一瓢清水,沒有任何古怪玄虛。

    認真看去,就能看到,每一道劍光都是一條幾乎成型的大道印璽,內有無數道紋縈繞,有無數符紋勾嵌,更有無窮玄妙的道韻盤旋流轉。

    和巫鐵的雷霆印璽一般,這劍光,也就只差一步,就能徹底凝聚成型。

    這醉佛,在劍道上的造詣,堪稱絕頂。

    巫鐵笑了:“好,不用你青蓮觀的手段。”

    巫鐵昂首挺胸,迎向了三條劍光,就聽‘當當當’三聲巨響,巫鐵胸前的衣甲粉碎,露出了瑩白如玉的胸膛。他胸口凹陷下去三個拇指大小的凹坑,三道劍光則是在他胸口撞得粉碎。

    醉佛的手掌一哆嗦,饒是他道心修為已經到了無比精深的境界,依舊被巫鐵的表現嚇了一大跳。

    以肉身,強接他的最強攻擊,而且皮膚絲毫沒有破損,只是在碰觸的瞬間,肉身凹陷了一點點……這是何等怪物一般的肉身?

    “你,還是人么?”醉佛控制不住心境的波瀾,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聲。

    “當然,本王是最純粹不過的人種!”巫鐵放聲大笑:“巫族和媧族的純正后裔,你敢說,我不是人?你,想要挑釁天下所有的巫族和媧族族人么?”

    巫鐵隨口,就給醉佛扣上了一頂大帽子。

    雖然這罪名沒什么用,但是拿來惡心人還是很不錯的因為醉佛,還有青蓮觀的這種,為了自身利益的平衡,就蹦出來搞事情的作風,讓他有點惡心了。

    尤其是,清風出現在三國大陸,,還有醉佛所謂的‘平衡’,巫鐵覺得,沒這么簡單。

    醉佛的話里面,有不清不楚的地方,巫鐵感覺自己被人算計了,這種感覺很不好。

    醉佛冷哼了一聲。

    他還,真被巫鐵惡心了一把。

    巫族之名,媧族之威,青蓮觀的典籍中,都是有記載的。

    巫族飄忽莫測,在燧朝內部似乎不見血脈流傳,但是媧族么……青蓮觀清清楚楚的知曉媧族的勢力和底蘊,知道整個燧朝,其實都在媧族的影響力籠罩下。

    所以,醉佛迅速丟下了這個話題:“貧道措辭不慎,武王休怪。只是,風戎畢竟乃燧朝神皇,就算有錯,自然有天下臣民彈劾之,有風氏宗族懲戒之,哪怕奪位幽禁,也是燧朝內務,和武王何干?”

    醉佛深吸一口氣,抖手又是九道劍光劈出,同時咬破舌尖,一點精血吐在白玉寶塔上,頓時白玉寶塔光芒大盛,硬生生扛著雷霆印璽,將雷霆印璽硬扛著升起來三尺。

    巫鐵任憑劍光劈砍在自己身上。

    混沌骨大成,修為突飛猛進,肉身強悍到不講道理的層次,九道劍光也好,九萬道劍光也好,都絲毫傷損不了巫鐵強得可怕的身軀。

    劍光粉碎,巫鐵猛地張開嘴深吸了一口氣。

    天地元能翻滾而來,消耗大半的法力在急速補充,巫鐵雙手結印,雷霆印璽再次壓得白玉寶塔冉冉下落。

    醉佛的面皮變得一片青白,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實在是被巫鐵逼到了極致。

    他厲聲喝道:“更不要說,巫王焉敢勾結妖國妖女,行刺神皇?”

    醉佛的話,引動了現場好些燧朝國主、州主的共鳴。

    好些對燧朝依舊忠心耿耿的國主、州主只覺心口一熱,想要跳出來說點什么、做點什么。

    但是猛不丁的看到巫鐵掌控的雷霆印璽,再想想風戎這些日子大開殺戒,不分青紅皂白被他滅了九族的那些文武臣子、門閥權貴們,這些國主、州主冷笑一聲,又縮了回去。

    忠心耿耿,忠心可嘉,那也要看忠心是朝著誰啊!

    風戎么……算了吧!

    滿朝文武,此刻徹底拋棄了風戎。

    一個是風戎的所作所為,傷透了他們的心。另外一個就是,風戎招惹了巫鐵這樣的大能,呵呵,估計是熬不過這一關了,一個注定要死的‘前神皇’,誰還會把他當一回事呢?

    巫鐵冷笑,漫天黑色劍芒急速飛回,在巫鐵面前凝成黑劍本體。

    黑劍微微震蕩著,發出輕微的劍鳴聲。

    劍尖直指醉佛心口,隨時可全力一擊。

    醉佛的臉色微微一變,他仰天長嘆了一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消魔長,還請諸位師長出手降魔。”

    高空中,一團青色云霞憑空出現。

    云霞上,三座方圓都只有數丈的小巧道宮冉冉冒了出來。

    三名白發、白須、白眉,面皮紅潤如嬰孩,但是氣息蒼老枯朽的老道顫巍巍的從道宮中走了出來。他們站在青霞上,低頭俯瞰著巫鐵,輕輕嘆了一口,然后隨手一指。

    三枚雷印,呼嘯落下。

    三枚雷印的氣息,都和巫鐵凝聚的那枚雷印相當。

    又是三尊半步尊級的老道。

    但是這三位道人放出的雷印,三枚印璽之間組成了奇異的三才陣法,憑空將印璽的威力提升了一倍有余。

    巫鐵頓時只覺全身一沉,他和血獄、裴鳳都無法懸浮空中,硬生生被逼得墜落地面。

    三聲巨響,巫鐵、裴鳳、血獄在地上砸出了三個巨大的窟窿。u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 内蒙古11选五任选5遗漏 银行的钱怎样投资股票赚钱的 腾讯棋牌欢乐斗地主不洗牌 澳门电子游戏十大正规网站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表 安徽25选5在哪个台开奖 英雄杀官职表 有没有好的彩票计划软件 福彩3d十二生肖号码查询 0bet007足球比分 北单比分直播最新 8理财婆4肖4码 微信不要押金麻将群5毛 澳大利亚足球超级联赛雪缘园 江苏e球彩今日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