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開天錄 > 第八百七十一章 破局之術

第八百七十一章 破局之術

推薦閱讀: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異世兇猛之美男來襲悍妃亂天下暴君他偏要寵我九生九世劫至尊蒼穹錄無敵煉氣期神醫喜多多妖星尋道大創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從高空被碾壓,筆直墜落地面。全本小說網,HTTPS://щWW.TAiUU.COm

    巫鐵皮粗肉厚,倒也無妨,他身軀極其沉重,硬生生在地上砸出了一個直徑里許,深達數百里的大坑,卻是毫發無傷。

    血獄乃真正的天生地養的神禽,殺生血孔雀血脈激發后,她的身子骨遠比尋常妖王都要強橫。被雷印碾壓,她灰頭灰臉的墜下地面,和巫鐵一般,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但也只是狼狽了一些,并無受到太大傷害。

    唯有裴鳳,雖然得到了太古魔鳳傳承,但是她本質還是人類。

    她可沒有巫鐵和裴鳳這等堅固的身軀,雷印氣息碾壓,裴鳳狼狽墜地,就聽‘咔嚓’聲中,裴鳳兩腿起碼斷成了十幾截。

    裴鳳悶哼了一聲。

    血獄第一時間仰天怒嘯:“妹子,怎樣?”

    血獄通體血光蕩漾,身后巨大的血色孔雀虛影振翼掙扎,但是三位老道的修為雄厚無比,任憑血獄掙扎怒吼,始終無法動彈絲毫。

    裴鳳蹙眉,咬牙道:“無妨。”

    黑色魔焰席卷全身,魔焰從骨髓中生出,龐大的能量滋養全身,裴鳳碎裂的骨骼一塊塊的拼湊起來,在魔焰的滋養下,以太古魔鳳的傳承,裴鳳應當極快恢復才對。

    但是三位道人施展的雷影道法威力絕強,道門神通更是天生對一切魔道、妖道的力量克制極強。

    裴鳳得到的魔鳳傳承堪稱絕世,但是她的修為比起這些青蓮觀的道人,實在是太弱了一些。魔焰瘋狂翻滾,但是內部力量被壓制得奄奄一息,裴鳳的骨骼遲遲無法愈合。

    巫鐵四仰八叉的躺在深深地大坑中。

    他六感何其強大,如今的他,隔著數百萬里,只要愿意用心去聽,都能聽到百萬里外一只蟲子的鳴叫。

    裴鳳和血獄墜地,血獄只是狼狽了一些,裴鳳身上的骨折聲讓巫鐵心頭一抽,眼珠驟然一紅,心頭火氣直涌了上來。

    他知道裴鳳的傳承底細,知道以裴鳳自身的能為,就算骨折,不過是一個呼吸間就能愈合的小傷,算不得什么大事。

    可是感受到頭頂三枚雷印的瘋狂碾壓,感受到裴鳳體內被壓制到極致的氣息,聽到裴鳳斷骨相互摩擦發出的‘嘎嚓’聲,巫鐵心頭一股惡意沖天而起。

    “青蓮觀的牛鼻子們,你們,過分了!”

    巫鐵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最后重申一次,本王,懶得摻和你們燧朝內務,你們青蓮觀要謀朝篡位也好,要維持平衡也罷,只要答應本王合情合理的訴求,本王帶人轉身就走。”

    巫鐵厲聲喝道:“割出一塊足夠大的領地,足夠多的子民,納入武國名下,作為燧朝肆意侵犯武國的賠償……從此武國和燧朝兩不相干。”

    “若是答應本王訴求,本王轉身就走。”

    “若是不答應……”

    巫鐵正想要說出自己的底線,醉佛慢悠悠的笑聲就傳了過來:“武王陛下,此時此刻,你說了,不算。”

    “我青蓮觀的底線是,寸土不讓,一人不讓……武王若是愿意帶領武國,歸順燧朝,則封王可期。若是武王一意孤行,依仗著三五分修為,想要貪八九分的便宜,就不要怪我青蓮觀不講情面了。”

    醉佛笑得很燦爛,笑聲很爽朗。

    巫鐵心頭怒火更盛。

    醉佛又笑道:“武王若是在自家疆域上,或許我青蓮觀還不好大動干戈,遠道征伐。但是武王離開自家疆域,潛入燧朝疆土……所謂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武王卻將自身安危置于何處?”

    “實實在在是巫王自己送上門來,怪不得我青蓮觀要盛情待客了。”

    醉佛的笑聲越發爽朗、刺耳:“武王,你得了我青蓮觀三大無上道法,這是因;今日你被青蓮觀鎮壓、擒拿,就是果。”

    “你拿了我青蓮觀的好處,就不能輕易脫了這因果去,所以……還請武王,去我青蓮觀潛心修養,以保年壽,如何?”

    巫鐵笑了起來,他強行壓制心火,冷聲道:“好,這是你青蓮觀的意思,我明白了……什么因果,什么厲害,什么君子不君子的,本王一概不理。”

    巫鐵傾聽著裴鳳體內傳來的斷骨摩擦聲,厲聲喝道:“夏侯無名,你待如何?”

    夏侯無名沉默了一陣,他沉聲道:“青蓮觀諸位道長,巫鐵,乃我本家兄弟是也,爾等,不可傷他性命。他修為驚人,實力超群,乃不可多得的大將、良將……待得此次事罷,老夫自然會勸他歸順本朝。”

    夏侯無名再也沒有聲息傳來。

    巫鐵心里一陣冰冷,然后一股怒氣直沖腦門:“夏侯無名,虧我真把你當做可信重的兄長!”

    夏侯無名沒吭聲。

    他,有他的堅持。

    他,是燧朝太師。

    他,整個家族,都已經為燧朝效力無數年。

    他,列祖列宗,所有族人,身上、心底、骨髓中,都打入了燧朝的烙印。

    放在平日里,遇見巫鐵,夏侯無名會用全部的熱情,傾盡全力的款待巫鐵。

    但是巫鐵,卻在一個錯誤的時刻,用錯誤的身份,摻和進了一場錯誤的事情……如此多的錯誤,夏侯無名只能堅持他心中認定的正確的東西。

    巫族血脈,巫族族人,的確都是天生可以信任的人。

    但是這份源自血脈的信任,卻無法壓過夏侯無名心中的信仰。血脈只是肉身,而信仰,卻是靈魂。

    巫鐵體內,有混沌靈光噴出。

    他緩緩站起身來,一點點的,硬頂著頭頂三枚雷印組陣造成的壓力,一點點的站了起來。

    “夏侯無名,既然如此。親兄弟,明算賬,兄弟歸兄弟,各憑手段罷?”

    巫鐵的聲音,響徹云霄。

    夏侯無名沉吟片刻,然后緩緩點頭:“善。正應該如此。此戰,老哥哥我有十成的勝算。委屈兄弟你了,事后,老哥哥給你倒酒請罪。”

    巫鐵沒吭聲,他腦子里閃過無數的念頭。

    巫鐵大營中,老鐵拎著長槍,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燧都。

    三名國主迅速帶著大批精銳軍隊圍了上來,空中有大量戰艦梭巡,地面上,一座座大陣亮起。天空,地面,全方位的封鎖了巫鐵麾下士卒駐扎的營地。

    三名國主,連同著十幾名青蓮觀的道人,在數百精銳將領的配合下,組陣攔在了老鐵面前。

    “還請回營,稍待片刻。此間事情,很快了結。”一名面白無須的國主笑呵呵的朝著老鐵拱了拱手:“認真算起來,我們是友軍……友軍,不該打打殺殺的!”

    老鐵齜牙咧嘴的一笑,他點點頭,笑道:“沒錯,友軍,真不該相互之間打打殺殺的。”

    于是,老鐵舉起了手中長槍,朝著天空狠狠一點。

    一道槍芒沖天而起,沖上了千里高空,然后‘嘭’的一下炸成了粉碎。

    在包圍燧都的無邊軍營西面,在營地的外面千多里的地方,數百尊造型奇異,宛如蚯蚓的金屬造物從地下猛地竄了出來。

    這些龐大的金屬造物直徑超過十丈,不知其有多長,它們生了一張巨大的菊花瓣一般的金屬大嘴,張開的口器中,密密麻麻盡是在瘋狂旋轉的圓錐形金屬獠牙。

    這些奇異的金屬造物張開嘴,猛地向外一噴。

    一團團模塊化的金屬陣盤噴出,‘叮叮當當’,伴隨著清脆的撞擊聲,這些金屬陣盤迅速的自動組合在一起,拼湊成了一座座直徑數里的圓形金屬門戶。

    這些金屬門戶懸浮在空中,伴隨著‘嗤嗤’聲響,一道道薄薄的流光從門框中噴出,迅速在門戶內組成了一片璀璨的光幕。

    整整一百座超遠距離的空間門,就此成型。

    所耗費的時間,不過三個呼吸。

    如此快速的組成了一百座空間門,饒是這里處于夏侯無名麾下斥候大隊的偵察范圍內,已經有夏侯無名麾下的精銳斥候發現了這里的動靜,但是沒人能反應過來。

    這是大鐵制造的潛地傀儡,這同樣是大鐵制造的空間門。

    當老鐵腦子里的龐大數據庫,和掌握了高端生產力的大鐵相配合,加上巫鐵提供的,源源不斷的鑄造資源,太古神話時代終結時,人類反抗諸神的戰法,終于重現人間。

    一支騎著黑色鐵羽鷹的空騎兵嘶聲尖嘯著,從夏侯無名的軍營中沖出,帶起大片殘影撲向這些巨大的潛地傀儡。

    他們想要摧毀剛剛成型的空間門。

    潛地傀儡們整個鉆出了地面。

    直徑十丈左右,體長千丈上下,通體用黑漆漆不反光的金屬鑄成,龐大的潛地傀儡體表厚重的裝甲板突然滑開,露出了體內密集如蜂巢的發射巢。

    無數條拳頭粗細的紅光撕裂虛空,但凡看到這些紅光的人,只覺雙眼劇痛,然后眼前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一條條紅色的光痕充斥視野。

    高溫流光穿梭虛空,精準的爆開了一頭頭鐵羽鷹的頭顱。

    數十萬頭鐵羽鷹在一彈指間被高頻流光殺得干干凈凈,數十萬精銳將士齊聲驚呼,他們拋棄墜落的坐騎,腳踏狂風流云,化為一道道寒光,繼續撲向急速閃爍的空間門。

    ‘轟’的一聲巨響。

    整整一百顆直徑數里的金屬球從空間門內噴出,這些金屬球表面有無數的齒輪機括急速的翻滾流動,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金屬撞擊聲,短短幾個呼吸間,一百座長寬超過十里的浮空軍城赫然成型。

    這些浮空軍城之間,一根根直徑數丈的金屬樁子相互探出,無數符文繚繞的金屬樁子相互嵌套在一起,‘鏗鏘’聲中,一百座純金屬鑄成的浮空軍城緊密的組合在一起。

    軍城下方,一座座直徑百丈的圓形陣法亮起,幽藍色的陣法噴放出龐大的大地元磁重力光線,推動著連綿一體的軍城,筆直的撞向了來襲的數十萬精銳士卒。

    相距還有數十里,軍城正面敵人的城墻突然裂開了無數拇指大小的發射巢。

    刺耳的尖嘯聲中,無數拇指粗細、一尺多長的混沌火弩激射而出,拖拽著細細的焰尾,快若閃電般撞入了這些來襲士卒的隊列。

    混沌火弩爆發開來,每一枚混沌火弩,都有著相當于胎藏境巔峰自爆的殺傷力。

    一枚兩枚這樣的混沌火弩,夏侯無名麾下的精銳軍隊可以輕松抵擋,但是當這些混沌火弩的數量達到了一百萬……兩百萬……三百萬……

    密集的混沌火弩爆發,爆炸力之間產生了恐怖的鏈式反應,一團團巨大的蘑菇云在虛空中升騰而起,無數士卒骨斷筋裂,渾身血肉模糊的慘號著,從空中不斷的墜落。

    就連那些統軍的人神、地神、天神級別的將領,也都被炸得血肉模糊,身上的防御秘寶劇烈的震蕩著,好些人五臟六腑受了重傷,不斷的吐血后退。

    空間門中,無數身高三丈左右,手持長戈,通體金屬鑄成,通體是啞光黑色,唯有雙眸中閃爍著猩紅色幽光的巨神兵排著整齊的隊列,密密麻麻的飛掠而出。

    一如被驚動的馬蜂窩,頃刻之間,漫天都是巨神兵在狂舞。

    夏侯無名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漫天亂飛的巨神兵,看著那龐大的軍城統轄著無數巨神兵,浩浩蕩蕩的朝著他們這邊壓了過來。

    “太古……戰傀……”夏侯無名渾身微微發抖:“怎會,這么多?而且,這種東西,最強不過胎藏境,在戰場上,能有什么用?”

    夏侯無名話音剛落,最領先的數萬尊巨神兵眸子里猩紅色幽光驟然熾烈,他們通體亮起一條條血色的紋路,勾勒出了一座座復雜的陣法——這些巨神兵的氣息,悍然達到了神明境!

    老鐵笑看著面前攔路的三個國主:“對啊,我們是友軍,所以,千萬不要動手……否則,你們會吃大虧的。巨神兵悍不畏死,只是人工制成的戰傀……你們麾下的士卒,可都是爹娘生爹娘養的骨肉之軀……拼消耗,你們肯定輸!”

    三個國主面面相覷,作聲不得。

    讓他們麾下的精兵強將,和這些悍不畏死,死后還能回爐重造的巨神兵拼命?

    ‘呵呵’,就算是夏侯無名,也不能平白無故讓人去死啊!

    巫鐵已經站直了身體。

    高空中,三名增援而來,修為可怕的青蓮觀道人‘呵呵’笑著,其中一名眉心有一顆紅痣的道人俯瞰著大坑中的血獄和裴鳳,幽幽笑道:“好生了得的兩頭妖禽……擒了去,放養在山門中看守山門,也是極好的事情。”

    巫鐵呆了呆,然后他心頭淤積良久的火氣終于爆發開來。

    生擒裴鳳,讓她去做看大門的?

    青蓮觀,你們怎么敢?

    “豬剛鬣,金睛妖尊,本王包你們不受薪火相傳大陣的傷害……來,給本王放手肆虐!”

    “龍脈鱷尊,若是不想隕落在這里,就乖乖的聽本王的話罷!”

    巫鐵長嘯一聲,大道熔爐驟然一抖。

    漫天燧火被大道熔爐瘋狂的吞咽了下去,頃刻間的功夫,西方妖國五大妖尊身上,再無絲毫燧火。

    五道恐怖的妖氣沖天而起,夏侯無名等人齊齊色變。

    一眾青蓮觀的道人,更是面孔扭曲,同時高呼‘不妙’!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 体彩20选5 双色球 青海11选5 灵菲配资 炒股大赛 策略盈 黑龙江36选7 皇冠网足球即时指数 半全场 二分彩 黑龙江p62 金控配资 一兆配资 四川金7乐 掌柜配资 股票融资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