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權傾大宋 > 第一六八三章 未來

第一六八三章 未來

推薦閱讀: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全本小說網,www.tjfzsb.live)

    多年操勞國事,王秀滿頭的白,臉色的滄桑,唯一令他感到滿意的是,家國蒸蒸日上。

    今天,絕對是值得慶賀的日子,正式取消金很銅錢貨幣,以金銀為后盾的皇宋寶鈔,在大宋國內全面流通,絕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意味著銅錢被徹底取締,而金銀作為貴重金屬貨幣存在,支撐紙幣的流通。

    此時,朝局生很大的變化,李光告病守宮觀,趙鼎早就被彈劾外放北方軍州揮余熱,老伙計還是很有能力的。

    李綱、范宗尹相繼病故,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政治勢力,王門中堅力量學院派,那些曾經的學生開始步入高層。

    沈默依然擔任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蔡易卻成為知樞密院事,鐘離睿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兩位參知政事由宗良、史浩擔任,虞允文擔任同簽樞密院事,簡直就是王門勢力的集合。

    費蘇卻擔任三年參知政事,旋即外放南越路都轉運使兼差經略安撫制置使,對穩定6橋區域做出巨大的貢獻,去年才回到朝廷任吏部尚書,也算是高層的實權人物。

    其他王門諸子,劉仁鳳果斷地放棄官爵,毅然回到鳳凰山書院為山長,李長昇成為殿前司都指揮,眼看樞帥唾手可得,也是侍衛水軍染指禁軍中樞的開始。

    封元自然是意氣風,去年剛從樞密副都參軍卸任,就任西侍軍都指揮,眼看就要建功立業。景波自然不用說了,那是西侍軍副都指揮,與封元配套的班子,能看出朝廷意圖,即將對西域大展宏圖。

    薄章更是來了兩次航海,一次是去大食,一次去南州,被朝廷封為太中大夫,今個正好跟隨王秀身側。

    秦敏也是功成名就,不過他非常不喜歡行在的官場,只是掛了個兵部侍郎,卻統御機司和職方司兩大用間機構,也是實權派的人物,被朝廷所倚重的所在。

    高堪也是勞累命,期間又外放海外軍州六年,總算是回到朝廷遷朝散大夫,被授予樞密直學士,嬌妻美妾一大群,反正是不打算出海了。

    邱云倒是很自在,擔任云騎軍都指揮,兼差十一行營都統制,還掛著河北、遼東緣邊都巡檢的職位。

    不過,秦檜、李光也來參加會議,他們離開兩府不假,卻又有大學士開府儀同三司的官爵,資歷不能不說深厚,征求他們的意見,可以最大限度團結士大夫階層,更顯得對老臣的尊重。

    “文實,三十余年了,我看錢鈔并行很好,用得著改變嗎?”秦檜自從罷相,又外出軍州幾年,回來后算是消停了,行動上主動配合王秀,卻并不對皇宋寶鈔太看好,這些年殺的造假者太多了,全面實施恐怕會有波折。

    王秀對秦檜在經濟方面建議,向來是非常重視,大宋宰相要不會理財,那才是天大的笑話,他卻要聽取更多人的意見,轉手看向沈默和費蘇,淡淡地道:“你們怎樣看?”

    沈默眉頭一跳,笑道:“會之兄多慮了,有金銀為儲備,不用太多擔心。”

    “那張紙太容易偽造了。”秦檜搖頭嘆息道。

    “秦大人太過擔憂,連金銀都能造價何況寶鈔,鐘山書院的研制正在繼續,寶鈔最新防偽就要出來。”沈默不以為然地笑道。

    “鐘山書院研制差不多了,要想偽造難度的確很大,秦大人不用擔心。”費蘇不失時宜地幫襯。

    “如今,天下幣制大行,卻要考慮本土和海外銜接,稍有不慎全局動蕩。”秦檜悠悠地道。

    “秦大人所言極是,雖說寶鈔推行天下,受到的波動甚于銅錢,要真正實現穩定,還需要短地的時間,金銀依舊需要作為保障,決不能讓后來者胡作非為。”費蘇相當贊同秦檜的觀點,老臣謀國,這才是長者之言啊!

    王秀慢慢頷,魑魅魍魎不少,每時每刻無不想牟利,先不說時下的經濟展,建立在對海外礦產的掠奪上。

    雖說,這種原始資本的權祟是絕對必要的,但也是很不穩定的,具有非常跪弱的特征,必須把財富轉化成工商,才能建立起穩固的生產力,家國才能繼續展。

    重要的是費蘇隱晦地點出,他們這一代人能夠理性,換成后世的當政者,會不會急功近利?世間沒有絕對完美的制度,他能做的只能不斷去完善。

    秦檜撫須頷,他只是提出自己的擔憂,具體還是兩府決策,再多說就過了,會惹當今執政的厭惡。

    王秀對費蘇報以贊賞地微笑,能夠徹底運轉寶鈔,算是了件大心事。

    “如今天下升平,我等老朽也能做甘泉之飲。”李光原本不想參合,見眾人定了調調,也就順勢言它。

    “大人想做甘泉之飲,卻是不妨為國分憂,太平世道,難纏的事情越是難以理順,朝廷正是銳意進取,各位老臣還要出謀劃策才行。”王秀風淡云輕地笑了,這就是他的聰明之處,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不要小看任何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

    老臣就代表了某個政治勢力,甚至整個階層,能夠讓他們配合政策,無形中減少許多阻力。

    當年,徹底分割政治和經濟,厘清所謂政治精英和商業精英界限,也得到老臣們的支持,把代表江右工商勢力的趙鼎連根拔起,讓他越重視攜手共進。

    同樣,王秀的溫和政策讓很多勢力舒暢,至少能夠讓他們參政議政,能夠維護既得利益,老臣也能從尊重中得到權欲滿足,畢竟曾經誰都輝煌過。

    “寶鈔大行,能夠迅積累財富,朝廷下個目標就是穩固南海,殖民還要加快,西域的事情也該提升日程。”王秀簡要說了下步的政策,這本就是當年他南下時,給兩府重臣說過的,自己用一本書規劃了朝廷的政策。

    當年,經過一個多月的辯論,綜合了意見才修訂成冊,為大宋行朝的內政外交提供了理論依據,簡而言之是輕稅賦薄徭役,對內善加安撫,為此社會公平穩定,對外開進行有步驟分層次的征討,保持皇朝的朝氣。

    五十年內的目標定下,那就是對南海的成果進行消化吸收,對周邊方國進行善加安撫,實施文化的潛移默化,大量進行殖民,對不能不保留的原住民進行同化,移民和原住民人口最低保留在七比一比例。

    北方依舊維持現狀,并進行蠶食政策,盡可能占據更多的牧場,關外設置軍州要塞,確保壓制各族勢力。

    西域進入朝廷必須征服的視野,按照王秀的計劃,不僅要實施政權的征服嗎,還要進行文化的改變,徹底根除******文化影響,把道家文化引過去,再不濟也要恢復當地原始宗教,西侍軍堅兵利馬磨刀霍霍。

    可以說是北方和南方進入蟄伏期,西方成為銳意進取時代,三個方向不斷根據時事勢調整。

    大理國也處于風雨飄零中,對于大宋行朝也來,這個國家失去存在的必要,小國一旦沒有利用價值,命運只能由天朝上國來決定。

    朝廷集結十萬大軍枕戈待旦,大理王室是垂死掙扎了,還是欣然內附,就看對方有沒有能耐了。

    朝廷對于海外,罷總理南海各國事務衙門,設置持節宣慰南海、東海兩大職務,由樞密院和禮部共同管理。

    當然,有壓迫就有反抗,朝廷延緩海外擴張并非不擴張,而是限于一些地方反抗,必須要進行完全消化,才能進行下輪的擴張。

    就在十年前的征伐中,張過率軍那是一片血色,麻逸王國一觸即潰,殺人數十萬,本島土著幾乎被殺絕,王室成員所剩無幾,殘余只能向南部荒島逃竄,以圖茍延殘喘。

    按照王秀的規劃,百余年后,大宋將成為全球性的帝國,哪怕是今后不可避免的衰落分裂,也埋下了復興的種子。

    沒有開口的鐘離睿,聽到王秀開啟邊事,自然順著說道:“大人說的是,老段和五哥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我倒不是擔心西域,契丹余孽不過是秋后的螞蚱,蹦噠不了幾天,人心和信仰的征服,才是真正的征服。”王秀語重心長地道。

    “文實說的很有道理,我看那些南海守臣,也該約束一二了。”李光很合時宜地說出想法,他早就認為海外守臣必須約束,立規矩成為必然,不然真要無法無天了。

    王秀也深以為然,就是鐘離睿也覺得李光說的對,為了展國內的經濟,需要大量的金銀和其它各種礦產,那些商人們的戰爭債券還得歸還,朝廷對海外守臣總大綱、寬小節,只要不太過分,就睜只眼閉只眼算了。

    近年來,債券基本歸還完畢,一切都上了正軌,南海開始消化吸收,朝廷三令五申,海外守臣不得干擾臨近小國和部族事務,更不得欺壓貴酋。

    可惜,守臣并不滿意長期居住海外,大多想著完成朝廷的稅賦貢獻,自己狠狠地撈一筆,爭取早日回到中土享盡富貴,誰也不想離開繁華的大都太長時間,所以他們對一些小國部族的手段比較嚴厲,反抗與之不無關系。

    “大人,李大人說的是,那群賊廝鳥也該管管了,不下套子恐怕鬧出大亂子。”鐘離睿淡淡地道。

    “還要謹慎對待,不可操之過急,我將上奏天子,編撰海外守臣律令,再徐徐圖之。”王秀謹慎地道,海外無小事,斷不能操之過急,好在路橋打通,占城又被大宋行朝控制,不僅對真臘形成兩面夾擊態勢,更加強了海外控制。

    “還是穩妥得當。”李光點了點頭道。

    “六哥,你剛剛回來,看到南海如何?給各位說說。”王秀轉看向默不作聲的薄章,臉色顯得尤為和藹。

    薄章沒想到王秀會問他,倉促間只得道:“并無不妥,倒是時子睦說要回朝陛見。”

    時雍?王秀為之失神,這個名字差點被忘了,當年黯然退場的小家伙,最終肩負重要使命南下,帶了幾千流民開創未來,隨時都有可能埋骨異鄉,卻沒有想到走到這步。

    他稍加沉吟,溫聲道:“那么多年了,回來看看也是應該,卻不知能否來回數年。”

    “這個,先生倒是放心,時子睦的兩位哥,都已經堪當大任,他的回歸并無大礙。”薄章是航海到南州的,現在應該是南洲,時雍可是了不得了,人口展雖說只有幾萬人,卻有手腕控制當地土人,說句他不愿說的話,已經具備國家的雛形,就差朝廷的冊封,或者是宣稱割據建國。

    “也好,能來是最好,最少今生還能相見。”王秀給了時雍廣闊的空間,甚至是縱容建立放過,卻依舊是愧疚不已,對于士人來說,他們絕不愿背井離鄉,埋骨異國他鄉。

    時雍的歸來,或許是想再看眼故鄉,或許是要留下,無論其作何想法,他都決定尊重對待。

    “這些海外守臣,總歸要落葉歸根的,人之常情。”李光撫須感嘆道。

    “海疆變幻莫測,任誰也不想埋骨異鄉,時間不多了,南海可以告一段落,西域和吐蕃問題,必須解決。”王秀的語氣充滿了急迫感。

    “文實,驅逐契丹余孽,年紀不饒人,你還是不要再蒞臨風沙了。”秦檜好心地提醒句。

    “呵呵,那是年輕人的事情。”王秀自然不會出征,不能任何事都要包攬,不給年輕人揮余地。

    “十五哥可是大有作為啊!”秦檜笑瞇瞇看著王秀,臉色頗多玩味。

    王柏早就高中進士及第第一,在中央和地方歷練六年,吏部給了差遣,準備去沙州為通判。

    王秀對這位長嫡子寄予厚望,希望能建功立業,繼承他未盡的事業,只是,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十五哥少年老成,必有一番功業。”費蘇淡淡地笑道。

    “希望他們能成長起來!”王秀欣慰地笑了,滄桑的目光有著堅定的心念,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全本小說網,www.tjfzsb.live,;手機閱讀,m.taiuu.com{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蜘蛛侠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 打麻将老输怎么办 三级片名查找 球探体育比分4.8 东莞站街女 球探即使比分网 浙江20选5 兰州按摩休闲中心 上海时时彩 拉萨按摩店那里最多 3d开机号 电竞比分网直播 湖南快乐10分 皇冠比分99822纯净版 福建11选5 哈尔滨小姐qq电话